故宫的车,武汉的梅,海南的鸡

入法变法出法创法

——吴再的特殊诗歌蹊径

文/椰叔

作为一个大年夜器晚成的书生,吴再不停探求小我独特的诗歌蹊径,经历了入法、变法、出法、创法等四个紧张阶段。要打稳诗歌根基,需入法为本,涉猎经典,适当兼顾三教九流。入法而僵守轨则,易为法困。故须变法,将学得之法,化为己用。吴再在“聪明诗”与“新旧体诗”之后,进一步求建小我诗风,则须出法,开辟新境。离法创法,独创吴再体24行诗,并用3000首原创作品证实,终立一家面貌。

吴再,笔名吴三让,20世纪诞生,流浪在深圳的海南人。爱好咖啡、美男、夕照、荒原和台风。已出版诗集《聪明如诗》《送您一座诗歌岛》《脱掉落光阴的囚衣》《一小我的诗经》等。

诗集简介

《一小我的诗经》是书生吴再近10年流浪的“映像”,是其最新创作的诗作集。他的萍踪遍布故土海南、黄土高原、云贵、北京、兰州、上海、姑苏、南京、福建、美国、日本、澳洲、越南、缅甸等地,对付每一处用“心”测量过的风景,他不单单是一个自然景致的不雅赏者,同时照样一个孤独的行吟者。作为书生,他一边四处驱驰,一边思考自然风貌和小我的强烈对立又相互依存的关系。在这本诗集中,书生的说话看似云淡风轻,实则充溢了哲学思虑——即深刻的内容必须用平实的说话来表达,并付与其必然的音乐性。诗集有6斤重,内含2400首24行诗和一篇自序。吴再说,这是今朝为止,他最知足的一本书。

故宫的车,武汉的梅,海南的鸡

吴再

写给春天的爱情诗

未需要写到玫瑰

未需要强调黄玫瑰红玫瑰

而看玫瑰的人

未必必然要想到爱情

以致,可能终生一人

我乐意到一个空旷的山坳探求春天

假如找不到梅花

随便插一朵琴叶珊瑚

也可过年

贫民的年不需鞭炮与茅台

熬过这个冬天

就是“万事大年夜吉”

写给未来的信

未需要提到“功成名就”

在四时轮转中

还能再开的花

便是最好的花

我乐意在一个不大年夜的城市

写一些不小的书

随便写写帝国的青春与暮年

写写故宫的车

武汉的梅,海南的鸡

但不哗众取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