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海口打边炉

我想,人类是必要诗歌的,无论期间的齿轮若何,我们都必要抚慰灵魂的好诗。

天天,让我们聆听诗歌与人生,席地而坐探究灵魂。

随时恭候·诗舍诗友——

回海口打边炉

总有一个傍晚

我们相约饮酒

就在海口街头的大年夜排档

一碗牛腩/一碗猪脚/一碟花生

不喝茅台,不喝威士忌

也不喝金门的高粱酒

来,喝海南的地瓜酒吧

虽然喝多了

难免临盆几个臭屁

然则总有一个傍晚

我们也要高兴放屁

——是的,不能只让他们乱放

长久的爱

短暂的爱

都必要傍晚的一杯老酒见证

酒过三巡

我们开始吹法螺,撕逼……

这是一天中最放松的时候

总有一个冬天

我会回到岛上

陪一个半圆的玉轮度过一个寒夜

假如你刚好也在

我们就去博爱南打边炉

那里的鸡肠比鱼翅好吃

(诗/吴再)

注:冬季寒冷,围炉而食,海南人与广州人,都俗称“打边炉”,“打边炉”,是南方吃的艺术之一,内地有类似的火锅菜,但“打边炉”与一样平常的所谓“火锅”有所不合。海口的边炉尤其独具特色,四时咸宜,百吃不厌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